人类社会有两大病症:霸占了道德高地的,常常是各种伪君子;霸占了知识高地的,常常是各种伪精英。
有些人西装革履在节目上谈笑风生,自视为精英主义者,但若剥开其光鲜外表,却赫然看见一颗精致利己主义者的心脏。
作为一位历经岁月沧桑,与“六代青年”都曾有过生命的交集的“30后”,钱理群先生曾一针见血的指出“很多精英,其实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”。

安贫乐道

是伪精英最愚蠢的理念

真正的知识精英,不排斥金钱,而是用金钱创造更大的社会价值。

人类的生活分为两种,一种是物质,一种是精神。对此,伪精英有个最大的毛病就是“钟摆现象”:

老是偏向一方,一强调物质就没有精神,一强调精神就反对物质。

伪精英发明了一种说法,叫安贫乐道,这是最骗人的东西,千万不要上当,要你安贫乐道的伪精英,自己很可能挥霍无度。

我们不能安贫,要理直气壮地维护自己基本的物质利益。

但是也要认识到,金钱并非万能,物质不能穷尽人性之根本。过分追求物质,人就失去了自由,就会被物欲所遮蔽,而失去人的本性。

两者都要有,只是需要一个平衡。具体到个人,总是有所偏至:

如果偏重于精神追求,在物质上就要有所牺牲;如果一门儿心思追求物质,就不要总觉得空虚。

很多知识分子
一方面制造“真理”,一方面制造谎言
 
真正的知识精英,保持自由的灵魂和独立的意志,不为政治强权或主流意见所奴役。
自古以来,中国的知识分子总是有一种不恰当的冲动:要把学问直接转化为政治行动。
这种观念的形成,源于孔夫子的“国师情结”。
所谓的“国师情结”,从根底上讲其实就是一种奴性;如果精英摆脱不了这样一种“国师情结”,就永远摆脱不了学术对政治的依附。
曾经的孔夫子奔走于各国,寻找赏识他的思想、学问,给他以实践机会的明君。结果,他失败了,成了一只“丧家犬”。
但是,正是这种失败最终让孔夫子成为一位独立的知识分子,并且开创了中国独立知识分子的传统:
——始终坚持理想,“有学问道德,却无权无势,敢于批评当世权贵”、“不满现实”,高扬“三军可夺帅,匹夫不可夺志”的精神。
“独立、自由、批判、创造”这种独立知识分子的传统,才是我们真正应该继承和发扬的。
失去独立思考的愿望
就会成为传统之奴
 
真正的知识精英,能够正确地认识传统文化。
◎首先,“传统文化”不等同于“古代文化”,中国传统文化不仅包括古代文化,还包括现代文化。
现代文化从五四算起,也有百年的历史,已经有了自己的传统,将其排斥在传统文化职位,既不符合事实,也不是真正地知古。
◎古代传统更不等于儒家传统。古代文化是多元的,不仅包括儒家、墨家、法家等典籍文化,还包括存在于民间的习俗、礼仪、传说、以及口耳相传、时代相承的民间伦理、民间文化,等等。
我们研究传统文化,既要“进得去”,更要“走出来”。中国古代文化博大精深,理解的越深入,就越容易被折服,这本也正常。
但如果由折服变为顶礼膜拜,就会被俘虏,失去独立思考的愿望,也就成了 “传统之奴”,失去了研究的意义。

没有理想的现实主义缺乏意义
脱离现实的理想主义造成灾难

真正的知识精英,坚持的理想,绝不是乌托邦主义。

哈耶克作为精英中的偶像,他一生坚定反对乌托邦主义,因为正是缺乏现实落脚点的理想主义,一再将人类社会推向火坑。

当理想与现实的矛盾以尖锐的形式突然呈现在面前,如果想同时兼顾二者,就要把理想划分为两个层面的理想。

一个层面是现实条件已经具备,努力就能实现的目标;另一个层面的理想是现实条件还不具备,需要长期的等待和努力准备才能实现。

如果一个人只有未来的理想,没有现实目标,就变成了空想;一个人只有现实的目标,而没有理想,就会满足于现状。

极端的启蒙

会蜕化成一种专制

 真正的知识精英,不会因拥有知识自诩上帝。

知识分子总是认为自身背负一种对民众的启蒙责任,但这种启蒙如若发展到极端,就变成了征服,变成了一种专制。

启蒙往往分为两种,一种启蒙是启蒙者化身为真理的掌握者,把自以为的“真理”强制灌输,从而征服、控制被启蒙者,所谓“服从真理”其实就是服从启蒙者的意志,这样的启蒙必然变成专制。

另一种启蒙,是启蒙者和被启蒙者彼此处于平等的地位,大家都是真理的探讨者,启蒙的目的是建立自我与对象的双重主体的独立性,它是一个双向的激发,良性的互动,从而达到相互的生命成长。

伪知识精英,一开始总是打着自由的旗号,最后导致的却是一个更加愚昧的环境。

社会的进步是靠精英来推动的

但精致利己的精英只会损害社会

真正的知识精英,要能超越一己私利。

大学是培养精英的土地,然而,我们的大学正在培养一批“绝对的、精致的利己主义者”。

所谓“绝对”,是指一己利益是他们言行的唯一的绝对的直接驱动力,他们把为他人做事当做投资。

所谓“精致”,是指他们有很高的智商,很高的教养,所做的一切都合理合法,无可挑剔,他们惊人地世故、老到、老成,故意做出忠诚姿态,很懂得配合、表演,很懂得利用体制的力量来达成自己的目的。

可怕的是,这样的“人才”正好是我们的社会最欢迎的。

这种人的要害在于没有信仰,没有超越一己私利的大关怀、大悲悯、责任感和承担意识,他们将个人的私欲作为唯一的追求、目标。

这种人一旦掌握权力,对国家、民族的损害,比一般的贪官污吏危害更大。

编:少年X, 来源:微信公众号“读史12年”(ID:dushishiernian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