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上半年短收因素多,税收收入有所下降,在刚性支出没有减少的情况下,多了一些应急性支出,保运转及相关事项能够勉强支撑,但经济建设、改善民生领域的支出力不从心。”南方某县财政局局长说。


这不是个例。调研发现,不少市县财政支出增加,收入减少,收支矛盾突出,虽然中央财政对基层政府的支持力度大大增加,但部分地方尤其是一些财力薄弱的贫困县,仍需靠“拆东墙补西墙”甚至是举债欠款来支撑运转,压力较大。

1

支出增多,基层运转压力大


临河区位于黄河“几”字湾顶部、河套平原腹地,是内蒙古巴彦淖尔市政府所在地。临河区区长张如红说,全区财政供养人员(包括退休人员)近2万人,年支付工资等18亿元,“吃饭财政”特点突出。

临河区八一乡党委书记李永表示,临河区每年给该乡拨付运转经费60万元,主要用于47名工作人员的办公费、印刷费、差旅费、伙食费以及3辆公车维护运转费等支出。“每年实际总支出为80万元左右,缺口20万元。印刷等费用都是赊账处理,往往用今年的经费还去年的欠账。”

李永说,今年该乡经费支付增加主要集中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、人居环境整治等方面,资金缺口比往年要大。以疫情防控为例,区政府拨付专项资金20万元,实际花费50万元,资金缺口30万元。

与李永一样,临河区乌兰图克镇党委书记尚永亮也为运转经费紧张而苦恼。“基层农村工作繁重,上级各项任务、指标都分解在乡镇党委政府,80万元的办公经费勉强维持运转。我们现在人缺钱、车缺油,想多做一些公益事业,面临最实际的困难就是经费紧张。”尚永亮说。

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,各地投入了大笔资金,在一些财政不宽裕的地方,原来勉强维持运转的经费更加紧张,不得不“拆东墙补西墙”。

西部地区一个深度贫困县财政局有关负责人透露,截至3月下旬,该县用于疫情防控的资金超过8200万元,有些原计划用于危房改造、水利建设、村屯道路和产业发展的整合类经费被迫用到疫情防控上,造成县级财政吃紧,扶贫工作经费短缺。

与此同时,今年6月以来,多地遭遇洪涝灾害,一些县区受灾严重,经济损失较大,加之灾民安置、灾后重建需要大量资金,也给地方保运转带来较大压力。南方某受灾严重县一名乡镇干部表示,乡里运转支出基本全靠上级财政转移支付,后续灾后重建、最低生活保障需要大量资金支持。

此外,各级财政积极落实减税降费政策,贷款贴息以及奖补支出增加,加大了地方财政压力。

2

“及时雨”仍不解渴,基层举债运转


基层运转支出项增多,但收入没有增加,甚至出现萎缩。张如红介绍,受疫情影响,临河区经济下行压力较大,预计全年公共财政预算收入16.48亿元,比2019年减少0.62亿元。

据了解,南方某受灾严重县因洪涝灾害造成的经济损失预估超过50亿元。该县为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,2019年财政总收入20多亿元,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支出近100亿元,对上级财政转移支付依赖性强。该县财政局总会计师说,6月以来的洪涝灾害让全年财政收入存在较大不确定性。

基层运转资金出现的缺口怎么解决?

一是靠地方发行政府债券或贷款筹集资金。今年多地政府债券发行规模超过往年。“今年县级财政已通过省级财政发行政府债券20多亿元,发行额度是去年的2倍多,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地方政府的财力缺口。”上述南方某县财政局总会计师说。

另一方面,依靠上级财政转移支付,特别是中央财政。疫情发生以来,中央财政出台一系列保基层运转举措,加大转移支付力度,赤字规模比2019年增加1万亿元,同时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已经发行完毕。

基层干部认为直达基层的2万亿元是场“及时雨”,但长期来看只能解燃眉之急。以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为例,分到南方某县级财政,新增的可用财力为3亿余元,用好这些宝贵的资金需要“精打细算”。

南方某省份多名县区财政局局长表示,抗疫特别国债资金将优先用于弥补保基层运转的财力缺口,保障老百姓生活水平不能下降,保障工资正常发放;同时,重点安排资金用于保市场主体、粮食安全、生态环保等惠企利民的项目,帮助企业纾困解难、渡过难关,稳定粮食生产;另外,安排资金用于交通、市政、卫生院等基础设施建设,通过实施项目投资拉动经济增长。

广西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姚华说:“保运转要保障基层工作经费,但部分县级财政压力较大。上半年,不少县库款保障水平低于0.3,已经入不敷出,跌出合理区间,亮起了红灯。

3

越难越要向发展要效益


针对上述问题,基层干部建议,加大转移支付投入力度,加强基层政权经费保障能力。某县财政局局长表示,目前国外疫情仍在蔓延,全球经济前景不乐观,今后两年仍可能处于困难时期。因此在考虑抗疫特别国债等直达资金安排使用时,不仅要考虑当年的收支缺口,还应适当留出财力用于明后两年。

当然,保基层运转关键还是在基层自身。只有基层发展效益好,运转的经费才有活水源。

江西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麻智辉认为,一些地区财政收入受疫情和汛情影响问题凸显,可以看出地方经济结构存在短板,经济整体竞争力不强,一旦遭遇“黑天鹅”事件,就会受到较大冲击。这提醒地方政府要积极推动产业转型,培植优质财源,增强发展韧性和后劲。

专家表示,一些国家级贫困县本身存在财政困难,短期内可以通过中央财政加大支持力度维持地方正常运转,但长期来看,要想方设法提高地方财政“造血”能力,在减税降费减轻企业经营压力的同时,鼓励传统产业创新升级,增加税收。

受访专家建议,在今年各地压减一般性支出、政府过紧日子情况下,应考虑给基层考核做减法。各地可在完成脱贫攻坚、抗洪抢险、疫情防控等硬任务的前提下,改善基层超负荷运转状况,让基层干部适度休整,优化基层运转状态的同时,减少不必要开支。


半月谈记者:郭杰文、何伟、李云平、浦超,来源:半月谈(banyuetan-weixin)及《半月谈》杂志2020年第16期,原标题:《基层运转难,更得求效益》